酷文小说网 > 玄幻奇幻 > 八荒斗神 > 三千一百六十四 灵缚锁
  

      其实说起来和叶家老祖一样,在沈柏他们这些沈家强者的心中,现在的沈非,或许比整个沈家捆绑在一起还重要得多,因为他们知道现在沈家的声望,到底是谁带来的?自从沈非回到天玄界沈家总部之后,就连接不断发生一些大事,这些大事对沈家来说有好有坏,但是最后的结果,都是对沈家有利的。因为沈非再上一层楼的沈家,对于这个从下三界来的沈家天才,早就没有了丝毫芥蒂之心,相反地,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。沈非在沈家的地位,已经不比沈家老祖差多少,而且诸多沈家族人们都知道,在未来的某个时候,当沈非将天残魔诀修炼至大成的时候,这个家伙,一定会站在丹武大陆亿万修炼者的最顶端。到了那个时候,沈家也必然成了丹武大陆最为耀眼的家族,而且不再局限于天玄界,而是整个人魔妖三界。所以在这一刻,沈柏已是决定,就算拼尽自己的所有力气,也绝不让叶家大族老从自己手中脱身,这样一来,或许叶鼎那所谓的“灵缚锁”就不能成形,沈非也能有一丝机会脱身了。“沈非,你不要管我们,赶紧走!”沈柏口中发出一道大喝之声,旋即他身上的气息都有了一些紊乱,一些沈家丹圣强者感应着这股熟悉的气息,都是脸色一变。现在的沈非,对于沈家血脉的了解也颇为清楚了,他知道沈柏在这一旋激活了自己的沈家血脉之力。沈家的血脉之力,虽然只是拥有着无比强劲的生命力,但是血脉中的力量一朝爆发出来,那也是有着极大威力的,特别是像沈柏这样的九重丹圣强者。只是一旦催发了血脉之力,那这名沈家修炼者将再无退路,哪怕是最后能够活下来,其修炼根基也会受到破坏,修为终生不能寸进,那都是常事。当然,催发血脉之力有强有弱,如果只是催发一点点,那对于修炼根基的影响并不大,但现在的沈柏,明显不只是想催发一点点,因为那对于他阻拦叶家大族老的计划,根本就没有半点作用。沈柏的实力,原本就比叶家大族老低了一筹,所以他此时尽数催发了自己的沈家血脉之力,那种浓郁的生命力,让得叶家大族老脸色不由变了数变。..一边是叶家老祖的死命,一边又是沈柏拼了老命地阻拦,这一刻叶家大族老真是纠结啊,但是在这样大占上风的情况之下,他又不想和沈柏一样催发自己的血脉之力,因为那样一来,同样会让他的修炼根基受到损伤。这就像是当初在西荒城南门边上,叶慕追击韦裕,最后被三大家族的老祖堵住,不得已才催发叶家血脉之力逃遁。但那以后,饶是以叶家族长叶慕的实力,也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将损耗的叶家血脉补回来,而且差一点都丹气下降了。叶慕能够如此之快恢复实力,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有着叶家老祖这么一个父亲,叶家老祖的叶家血脉可就比叶慕精纯得多了,在他的帮助之下,叶慕这才有惊无险地渡过了危险期。可是叶家大族老很有自知之明,他相信如果自己全力催发叶家血脉,到时候能不能恢复固且不说,叶家老祖是一定不会像救治叶慕那样对自己尽心尽力的。叶家大族老这一犹豫,自然耽搁了不少时间,那边叶家老祖左等右等,其他两大族老都到了,这个大族老却始终脱不了身,当下脸色更是变得极度阴沉。“真是个没用的东西!”一道怒声喝骂从叶家老祖口中发出,旋即他眼角余光已是看到沈非再次刺杀了一名叶家的四重丹圣族人,当即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。嗖!只见得一道暗红色光芒闪过,这一次叶家老祖竟然没有去追击沈非,却是直接出现在了沈柏和叶家大族老的战斗之中。沈柏催发了沈家血脉之后,越打越是得心应手,在叶家大族老没有施展某些手段之前,他自问可以将这个家伙给拦下了。但谁知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磅礴得无以复加的大力倏然袭来,紧接着沈柏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阵剧痛,一个身子也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。“噗嗤!”沈柏来不及去想自己的胸骨到底断了多少根,一口殷红的鲜血狂喷而出,在他倒飞途中看到一个暗红色身影一掠而过的时候,他就知道是那位叶家老祖亲自出手了。这一次出手的确实是叶家老祖,他速度虽然比不上沈非,却是比其他的九重丹圣快上太多太多,这一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,让得沈柏根本不及防备。叶家老祖可是货真价实的低级半祖境界,这和九重丹圣巅峰都有本质的区别,更不要说沈柏这个刚刚突破到九重丹圣没有几年的修炼者了。想当初在烈狼一族的天噬毒塔之前,半祖强者玄狐一族的族长狐赢,对付那十一阶高级高段的烈狼族强者狼顾,就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。叶家老祖的实力,和狐赢在伯仲之间,而比起那烈狼一族的强者狼顾,沈柏可就要差上不少了,又是在和叶家大族老交战之时的出其不意,这一下身受重伤也是理所应当的。好在沈家血脉的生命力极强,那几根断掉的胸骨,也幸运地并没有刺入沈柏的心脏,所以这一次他虽然身受重伤,性命却是无碍。一名沈家的七重丹圣一掠而过,将沈柏的身形给控制下来后,感受了一下这位二长老的气息,终于是大大松了口气。现在的情况,沈非是诸多沈家族人的精神支柱,而这位沈家二长老却是名义上的沈家掌权者,如果连沈柏都被轰杀,那沈家诸多族人的凝聚力,恐怕瞬间就要散了。“咳咳咳”定下身形的沈柏,一连两道咳声传出,紧接着他胸前的衣襟都被其口中冒出的鲜血染成殷红一片,显然是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。只是沈柏的一双眼眸之中尽是自责,他恨自己为什么实力不济,为什么就不能阻拦那些叶家的家伙们对沈非出手。此时沈柏的心智都有一些迷糊了,全然忘记了那对自己出手的乃是叶家老祖,那是在整个丹武大陆都数得上号的顶尖强者啊,能在这样的强者出其不意一击之下没有毙命,已经算是他天大的造化了。沈柏心中清楚,由于叶家老祖的出手,叶家大族老终究还是腾出了手来,接下来,恐怕就是这些叶家的家伙施展那所谓“灵缚锁”的时候了。对于这灵缚锁,沈柏从来都没有听到过,毕竟以前的叶家太过神秘,其族内的很多手段,大陆这些普通修炼者都没有见过,更不要说化解之法了。眼看着在叶家老祖的带领之下,三大叶家族老都各自分而站定了一个方位,沈柏的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,他知道,这一次沈家能不能扛过大难,或许很快就要见得分晓了。以沈柏的眼力,当然知道沈非能在之前大展神威,那是因为其炼化凤祖之翼后加持的速度,还有那属于天残魔诀七重丹圣层次的加持。如果这种速度没有了用武之地,凭着沈非七重丹圣的修为,莫说半祖级别的叶家老祖叶鼎了,就是那三个达到九重丹圣的叶家族老,也不一定能够抗衡。可是到了这个时候,所有的沈家族人们,都将希望寄托在了沈非的身上,值得一提的是,自叶家老祖现身发出声音之后,诸多叶家仅存的丹圣强者们也是很有默契地住了手,这倒是给了沈家一口喘息的机会。对此叶家老祖也没有说什么,他现在全部心神都在沈非身上,至于沈家的那些族人们,只要收拾了沈非,还怕他们长出翅膀飞走不成?“几位族老,我警告你们,若是这一次再让沈非逃了,你们应该知道后果!”见得几大族老都站好了自己的方位,叶家老祖叶鼎低沉的声音再次传出,让得这几大叶家族老都是心头一凛,当下尽都不敢怠慢。他们不是叶慕,和叶家老祖的关系关不亲密,这几大叶家族老都知道这位老祖是如何的心狠手辣,就连对待自己的族人,也是半点不讲情面。曾经的叶青叶施,甚至是一些达到丹圣阶别的叶家族人们,在办错了事情之后,都是被叶家老祖给亲手击杀的,三大叶家族老可不想步那些叶家族人的后尘。而听得叶家老祖的这一道低沉喝声,正在缓缓将噬魔枪从一名叶家丹圣强者胸口抽出的沈非,心神也是一凝,因为他知道,接下来,恐怕自己就不会那么轻松了啊。眼角余光感应着包括叶家老祖在内的四大强者方位,沈非心中已是隐晦地猜到这应该是属于叶家的某种阵法,而“灵缚锁”这个名字,似乎也是专门为了困人之用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