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文小说网 > 科幻灵异 > 夜惊魂之睁眼见到鬼 > 第八百七十五章 圣殿
  今天的路途出奇的堵,这不年不节的,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。

  不过在经历了两个多小时之后,我们才算是安全抵达了师父的三清观。

  与堵车相比,今天的运气还算不错,师父并没有出去,而是待在了观中,不等我说明来意,直接让之前那个偷听我们说话的道童将我老妈带到了观中的厢房。

  师父没让我去,显然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。

  “师父,我的噩梦成真了。”虽然也跟师父提起过关于两个老妈的噩梦,但师父却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。

  眼下,事情已经出来了,想必师父应该告诉我解决办法吧。就算不为我着想,也得为我的亲人着想一下。

  “意料之中。”师父很随意的说道。

  “意料之中?师父,您知道我的噩梦会成真?!”我有些诧异的朝着师父询问起来。

  “简单来说,你的噩梦并非是噩梦,算是一种对未来的预示,只要知道了以后可能要发生的灾祸,就能趋吉避凶,上天不会那么无情的,身为茅山传人,必定要经历很多苦难,不给点好处的话,谁还愿意这么大公无私的去造福百姓呢?”

  “您的意思是说,跟学习茅山术有关?”我仿佛听明白了一些。

  “嗯,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,比如你我修炼茅山术,自然会有护体神光的出现,可以防止鬼魅之物的侵扰,这护体神光也是随着修为慢慢提升的。至于趋吉避凶,同样也是这个道理,当你的道行达到一定水平的时候,根本不用学,自然而然也就掌握了卜算之术。”

  “那个……师父,眼下这事儿我该怎么办?回去想办法消灭了冒充我老妈的邪物?”

  之前师父的所作所为已经说明,我做的没有错,带过来的母亲也是货真价实的。可是,我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
  干脆直接向师父询问,事情已经发生,就算师父想要让我历练,估计也会指点我一二。

  “冒充你母亲的邪物?”师父有些愕然,眼神之中流露出几分无奈之色。

  “嗯,我老妈不是被我带到道观里了嘛,既然这个是真的,那家里的肯定是假的。”我有些不明白师父的意思。

  “谁告诉你你带来的是你的母亲了?”

  “师父,您别告诉我我带回来的母亲是假的,糟糕了,我老妈找不到我肯定急死了。”听到师父的话我吃了一惊,条件发射的就想回家。

  不过刚走一步就被师父揪住了衣领,“你去哪?给我回来。”

  “你就这么回去的话,我保证你活不过今天。”师父松开了手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什么意思?活不过今天?师父,您是不是算到我有什么大的灾难,过不去的坎了?!”

  “哪有那么多的灾难跟过不去的坎,只不过这是针对你的阴谋罢了,唉,你还是太年轻,经历的事情太少,还有就是被你母亲的假象给蒙蔽了双眼。”

  “师父,您老就别绕弯子了,赶紧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行不行?”师父的话让我有些云里雾里,难不成师父的意思是说,家里出现的两个母亲全都是邪物变幻的?

  “其实她们都是你的母亲,同时她们又都不是你的母亲。简单来说吧,你所见到的母亲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存在的。”

  “师父,我听不明白。”师父说的像是绕口令似的,我是越听越糊涂。

  “听不明白也对,但凡是茅山弟子,大概有百分之一的几率会遇到这种情况,之前为师之所以没有告诉你,是因为为师没想到你就是那百分之一里面的。嗯,怎么跟你解释呢,这么说吧,你很有慧根,属于那种戾气与善意中和的类型,这种类型施展茅山法咒会比寻常弟子厉害许多,也正因为如此,才需要经历更多的磨难……”

  “师父,您该不会是准备告诉我,我看到的两个老妈其实就是我在渡劫飞升吧。”

  “飞升个屁,你才入门多长时间,就想到飞升位列仙班了,告诉你吧,就连为师我都还没有那个资格呢。不过呢,你说的也算对了一少部分,古往今来,能够羽化飞升的仙家,全都是你这种类戾气与善意中和的。也就是说,见到厉鬼就不由分说灭掉,见到寻常游魂野鬼,会处于善心超度。

  说的有点远了,你现在经历的就是上天给你降下的资格历练,能够渡过,你才能更好的进步修行,渡不过去,那你的小命就算是提前结束了。不过你也不用慌张,下辈子投胎的时候,会给你优待的。”

  “师父,咱能不能别开玩笑了,看您一点慌乱的意思都没有,那就说明您肯定有办法帮我渡过这个历练的。您就直接说我该怎么做吧。”

  “你这孩子,说了多少次了,就不能把你这个毛躁的毛病给改改嘛,不告诉你根本,你怎么去应对?你……算了算了,你且随我来吧。”

  师父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,干脆直接双手背在身后,朝着殿外大步走去。

  我不知道师父准备带我去做什么,但还是慌忙跟了上去。

  尾随师父身后,七拐八绕了走了许久,师父才将我带到了一间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房间处。

  说实话,这个破旧的房间我之前还真就没有注意过,或者说,之前压根就没有发现三清观里还有这么个地方。

  “师父,您带我来这间破屋子做什么?”师父带我过来之后就停了下来,也不说话,静静的站在那里。

  见他没动静,我不由得开口询问起来。

  “童言无忌,童言无忌,你这孩子,这可不是什么破屋子,说起来,这里可谓是圣殿。”师父眉头微皱,似乎在忌讳着什么,赶忙捂住了我的嘴。

  圣殿?!我微微一怔,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像里面才有的东西,等等,连师父都这么恭敬,莫非里面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不成?

  师父见我已经明白过来他的意思,这才松开了手。

  师父让我恭敬的朝着破屋子,哦不,应该说是圣殿三跪九拜之后,才轻轻推开了房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