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文小说网 > 女生频道 > 重回七零末 > 516 全文完
  到了05年,何亭亭终于再次怀孕。

  她数着日子,喝着以前留下来的灵泉,满心期待能生下个软萌的女儿。

  何亭亭这一年已经34岁了,属于高龄产妇,所以刘君酌很不放心,专门请了个专业人士来照顾何亭亭,并拜托李真真常来家里看看何亭亭。

  李真真和何亭亭是几十年的交情,很爽快地答应了,同时安慰刘君酌,“亭亭过去生过两个孩子,不是高龄才生第一胎,所以是很安全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“还是注意些好。”刘君酌说道。他虽然也想要女儿,但是却不希望何亭亭因此受伤。

  李真真笑道,“你放心好了,我有空就来找亭亭。”

  得了李真真的保证,刘君酌又再三叮嘱请来的专业人士,这才继续到外头打拼去。

  何亭亭生过两个孩子,属于有怀孕经验的人,所以过了前三个月,就正常投入工作,和普通人一样。

  在国家整体经济持续、坚挺的增长下,她的影视娱乐公司发展得也越来越好了。

  唯一不好的是,大陆艺人和香江、苔湾的争斗一直没有停止。

  在斗争中,大陆艺人是处于劣势的,他们在香江的剧组里被排挤,在苔湾的剧组里被排挤,在大陆的剧组里,还是被排挤。无论在哪里拍戏,大陆艺人的地位是最低的。

  没办法,过去的香江、苔湾娱乐圈实在太发达了,大陆人是看着两地明星的剧长大的,他们对香江明星和苔湾明星很熟悉,而且有很深的感情。

  所以,即使是大陆人投资的剧,也是优先考虑两地的艺人,把两地的艺人当作天王巨星来捧。至于和他们一样出身的大陆艺人,在他们眼里是土气,是没有名气。

  纯内地班底拍的剧,像大胡子的那些金庸剧,在何亭亭看来绝对是优秀之作,可是观众却不买账。他们脑子里带着时光的光环,认为香江的才是经典,大陆的都是垃圾。

  何亭亭也曾像大胡子这样尝试过、努力过,但是大陆人对香江和苔湾两地的感情太好了,不是两地的大明星演,他们不肯捧场。

  为此,何亭亭不得不一部全内地班底制作,一部香江巨星演主角这样换着拍。

  只是,看着这样的市场,她真的很愤怒,很难过,很失望,也很无力。

  说是两地一家亲,要一视同仁,可是对岸根本就不把自己当中|国|人,处处显得高人一等。

  像香江和苔湾的导演,他们的主角都是自己人,只有不出彩甚至有些丑陋的角色,才会轮到大陆人。

  无论大陆人拿过什么奖,有多厉害,在这些导演的戏里,都只能演配角。

  一出道就红遍东南亚的小燕子,虽然有戏拍,但是没多久就被踩下去了,一直在电影学院进修,这两年才慢慢缓过来。

  一出道就大电影加持的招娣,在去金球奖走过一圈之后,再去香江拍戏,还得给香江玉女作配。虽然有个特别演出的名头,但是业内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如果说女演员在香江还有一线机会演主角,那么男演员是绝对没有戏。

  很多拿过国际大奖的男演员,怀着对名导的向往,不得不在香江和苔湾导演的片子中演个只有十分钟戏份的路人甲。

  看多了这样的情况,何亭亭的心就淡了。她明白,国家不够强大,不够发达,是不能让眼界高于顶的香江人认同的,处处卖好并没有用。

  所以她坚持着,等待着,等待有一天大陆君临天下。

  06年的春天,百花都开了,何亭亭顺产生下了一个六斤二两的女儿。

  归归和来来对妹妹都很期待,可是在看到脸红红的小猴子时,都很失望。

  刘君酌却兴奋得快要癫狂了,他当场就对着小宝贝红扑扑的脸蛋直亲,一口一个“爸爸的小宝贝,爸爸的小心肝,爸爸的掌上明珠……”

  之后,他还要发疯,说是要免了别人欠他的债务作为庆祝,庆祝女儿来到这个世界上。

  何亭亭眼疾手快地拉住他,“刘君酌,我告诉你,女儿金贵,你得给她最好的。如果因为你给别人免除了债务,弄得我女儿少了钱花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“对,你说得没错,我差点误了大事。钱要留着,给我的小宝贝花……”刘君酌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小宝贝的小手,豪情万丈,“我以后一定会好好赚钱,养我的大宝贝和小宝贝。”

  何亭亭拍拍归归和来来的手,“也要给我们归归和来来花。”

  “那必须的!”刘君酌这才想起不能冷落儿子,忙跟两个儿子说了几句,又围着女儿稀罕,跟痴汉似的。

  过了几天,小宝贝长开了,归归和来来看着肉乎乎的小人儿,终于说了赞叹的话,“妹妹长得真好看。”

  刘君酌将女儿从何亭亭怀中抢过来自己抱着,“我的小宝贝当然好看了……宝贝儿,来,让爸爸看看……唔,长得像妈妈,一样的好看。”说完,又低下头去啃了一口。

  何亭亭见惯了他这副模样,倒没说什么。

  只是他没想到,刘君酌为了女儿,竟然不肯出去工作了!

  他让各公司的总经理处理能处理的公事,实在不能处理的才远程处理,一得了空,就抱着女儿不撒手。

  到了女儿满月,刘君酌大手一挥,办了流水席。

  席间,林蓉抱着小宝贝不肯松手,又埋怨谢临风还不肯结婚。

  何亭亭也觉得谢临风该结婚了,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,便寻思着散了时,找谢临风谈谈。

  他们一拨长大的,除了谢临风和远在美国的沈云飞,其他人都结婚生子了。虽然说人生的意义不一定是结婚生子,但是如果他们能得一心人相伴,还是很好的。

  快散席了时,何亭亭在席间寻谢临风,直寻到院子外面,才看到谢临风站在墙角边出神。

  她刚想走上前去,就见从墙角另一边撞了个二十五六岁的女郎出来,那少女猝不及防,一头扎进了谢临风的怀里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女郎脸颊飞红,忙不迭地退开。

  谢临风愣了愣,温柔地摇摇头,“没关系。”

  “你叫谢临风对不对?我听说过你,传说中,你是个很厉害的人……”女郎说着,脸上带上了倾慕。

  何亭亭见了这一幕,笑了笑,往后退。

  她想,或许这就是谢临风的缘分也未可知。

  两个月后,何亭亭得知谢青青也要结婚了,据说是香江一个从政的男人,家境还不错。

  何亭亭和谢青青不合,因此并没有去吃喜酒。

  孩子都是长得很快的,到07年,何亭亭和刘君酌的女儿就会挥着小胖手咿咿呀呀地喊爸爸妈妈了。

  得了第一声有意义的“爸爸”之后,刘君酌又陷入了疯狂,拉着何亭亭说得很认真,

  “亭亭,过去我怨何叔一直不肯把你嫁给我,现在我能理解何叔了,任何想拐走自己女儿的臭小子都是流|氓,应该乱棍打出去!何叔以前,对我真是太温柔了!”

  何亭亭听了便问他,“那你打算把女儿留到几岁?”

  “三十吧……”刘君酌说完,极度不舍地看向怀中的胖乎乎水灵灵的女儿,一脸的忧伤,“如果女人不是过了三十不好生养,我倒是希望宝贝儿到四十才嫁出去。”

  何亭亭没好气,“你疯了,四十出嫁像什么样子?二十七八,怎么也得嫁了!”

  “二十七八?绝对不行!”刘君酌吼完,陷入了忧伤,一连几天心情都很低落,抱着女儿出神。仿佛下一刻就有坏人会把他的女儿抢走。

  何亭亭对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,决定由他自己想通,自己则专心逗女儿,并教育两个儿子。

  这天,刘君酌顶着两个大黑眼圈问何亭亭,“亭亭啊,你觉得给咱们宝贝儿招婿怎么样?等宝贝儿长大了,就找个好看的、听话的入赘到我们家。这样,宝贝儿就不用跟我们分开了。”

  何亭亭再也忍不住了,伸手揪住刘君酌的耳朵,“君酌哥,我很不高兴,非常不高兴,所以,你赶紧给我出去工作养家!”

  天天在家带孩子,都带出病来了。

  刘君酌虽然舍不得女儿,但更舍不得跟妻子作对,很快收拾了行李,带着满满的不舍出门工作去了。

  时间踏入08年,这一年爆发了雪灾,无数归家的游子滞留路上。

  也是这一段寒冷的日子,香江娱乐圈一声惊雷,爆发出了影响巨大的*****|事件!

  *****|事件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,因为这次事件,香江最有前途的两个年轻男女演员从此flop,香江娱乐圈进入了寒冬,年青一代完全断层。

  而娱乐中心,也在这一年开始,慢慢向北移。

  向来对香江苔湾演员迷信的大陆观众,在这次事件中才终于发现,原来香江明星光鲜亮丽的背后,竟然是如此不堪的,他们一边唾弃着,一边慢慢将目光放回了大陆演员身上。

  *****|事件热闹了很长一段时间,最终还是慢慢淡去了。

  何亭亭领着公司的高层,在香江娱乐圈衰败之时,拼命抢地盘、抢资源。

  只可惜,由于很多公司高层的工作人员都是香江人和苔湾人,广告资源还是被他们弄给了自己人,大陆的新生代如果不是实在非常出类拔萃,根本拿不到好广告。

  而苔湾和香江的艺人,随便就能拿下大陆顶级小生才能拿到的广告资源。

  何亭亭很可惜,可是也知道,这是没办法的事,只能继续努力,继续等待。

  5月12日,四川省内发生了8.0级大地震,全国人民在震惊和通心之余,众志成城、万众一心地捐赠和出力。

  之后是奥运会,民族凝聚力进一步加强。

  过去很多被六七十年代的人洗脑的年轻一代,越来越多的将目光落在自己的祖国上,他们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,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美好,始终不及自己的祖国。

  他们开始希望,自己的祖国越来越强大,并为之而努力。

  何亭亭教育归归、来来和女儿时,并没有过多地渲染过去的艰苦,也没有完全不提,她希望,自己三个孩子能够正视国家曾经的弱小,又能满怀自豪地为自己的祖国骄傲,并且充满自信地面对世界。

  有两代人曾经软下去的膝盖和脊梁,只能属于曾经。生在好时代的孩子,应该更乐观、更自信,应该昂首挺胸,迈步向前。

  15年,沈家村迎来了两位故人,一个是受到欢迎的沈云飞,一个是曾经抛妻弃子在香江重新结婚生子的沈六。

  沈云飞打小在这里长大,他中途只是离开国内去美国就业而已,所以回来了,受到了大家的欢迎。

  抛妻弃子的沈六就没那么好运了,他从香江回来,连家门都不能进。

  虽然他的一些兄弟都出来游说,但是沈家富和沈家强都不肯让他进门,扬言说自己的父亲早就死了。

  沈六却留下来撒泼,说自己没死,是沈家富和沈家强的父亲,他们要赡养他!

  何亭亭知道这闹剧,好奇地找人查了一下,才知道沈六在香江的妻儿出车祸死掉了,他害怕没人送终才回来的。

  将消息让人悄悄传给沈家富和沈家强,何亭亭就不管了。

  不过她很快发现,沈六在沈家富和沈家强家的柴房住了下来,每天到了饭点就抢着吃饭,倒是把日子混了下去。

  16年,沈十二带着老婆孩子回来,看着焕然一新的鹏城,有些惆怅,有些后悔。

  他说,忽然很想回故乡居住,可惜故乡已经没有了属于他的土地和房屋。

  要说买吧,鹏城的房子动辄几万一平,工薪阶层的沈十二买不起。

  沈十二找到何亭亭,“还是你聪明,当年怎么也不肯去香江。”香江现在的收入还是比内地高,可那终究不是自己的故乡,住着总觉得有隔阂。

  “我那时就跟你说过,我们这里一定会变成国际化大都市的!”何亭亭笑着说道。

  沈十二听了这话,陷入回忆。

  可是,他已经忘记了何亭亭曾经说过什么话了。

  那年他带着何亭亭坐在车上沿着公路直奔鹏城湾,满眼都是漫天的荒草和荒山,满脑子都是离开,说过什么,都不记得了。反而是那首凄凉的歌谣,他这些年总还记着。

  过了一会儿,沈十二忽然说道,“那天我见到沈红颜了,她的脸完全变了,看不出原先的模样。她过得很落魄,以捡垃圾为生,住在劏房里,时不时控告同住的几个老男人猥|亵她。”

  何亭亭叹息,“那她真是不走运。”

  这些年来,大陆的娱乐圈就是一个香饽饽,所有的香江人和苔湾人都涌进来拍戏赚钱,他们没有了过去的光环,也没有了过去的自信,他们只是来打一份工。

  沈红颜早在10年之后就拼命想冲进大陆,可是她已经年老色衰,被金主抛弃了,根本冲不过何亭亭和刘君酌联手布下的防护。

  没奈何,她只能辗转回到苔湾,想找杨友东。可惜杨友东已经不在香江,而是去了东南亚,过着贫苦的生活。

  沈红颜没有工作,没有样貌,只能靠洗碗赚钱。

  孑然一身的她,在整容后遗症发作之后,连洗碗的工作也失去了,不得不去捡垃圾维生。

  何亭亭关注到这里,就再也没有理会了。

  没想到,沈红颜最终是这样的落魄。

  沈十二干笑道,“我和她好歹有些亲戚关系,所以给了她一些钱就算了。”他的工资不高,养活妻儿比较辛苦,并没有精力再帮助别人。

  何亭亭没说话,沈十二干什么她都无所谓。

  见何亭亭不说话,沈十二起身离开。

  他走出不远,唱起那首曾经的歌谣,“宝安只有三件宝,苍蝇、蚊子、沙井蚝。十屋九空逃香江,家里只剩老和小,老和小……”

  唱着唱着,他的声音忽然哽咽起来,然后,再也唱不下去了。

  何亭亭听着这不再苍凉的歌声,回想起自己在79年醒过来时看到的荒芜的沈家村。

  一年又过去,踏入了2017年。

  鹏城已经成了一个国际化大都市,从零开始向高科技转型,并且成功转型。

  这些年,刘君酌和何玄连参与投资的通讯公司赚了个盘满钵满。

  何亭亭自认为自己也很厉害,她投资的北极大熊已经长成了一个庞然大物,曾经一度问鼎国内首富!

  这么个赚钱的公司,何亭亭守着拿分红,就能数钱数到手抽筋。

  也就是这一年,刘君雅终于和丁洋离婚了,她遍体鳞伤地带着女儿回到帝都重新开始生活。

  何亭亭回帝都时见过她,略显沧桑的面容,却比年轻时更顺眼,因为她的脸除了沧桑,还带上了生活赋予她的智慧和大彻大悟。

  看着这样的刘君雅,何亭亭相信,假以时日,有个好娘家的刘君雅,会重新站起来,焕发出属于自己的光彩的。

  故事的结尾,艳阳高照的南方,刘君酌开车,沿着鹏城大道一路向东。

  何亭亭坐在副驾驶座上,三个孩子则坐在后面,一家人打算到大鹏海边度假。

  车子到深南中路时,开始慢下来。

  刘君酌笑道,“当年如果这一段也修八车道,今天绝对不会堵。”

  “没准修了八车道,还是堵呢?有钱人越来越多,车子也越来越多了。”来来说道。

  刘君酌笑着附和二儿子,“这倒也是。”

  这时前面的车子前进了,刘君酌也跟着慢慢前进。

  何亭亭看着道路两边来往的人群,想起三十多年前的这里。

  看着看着,她擦了擦眼睛,见路边绿化芒下,有几个摆着水果摊子卖水果的人,其中两个是老熟人。

  一个是沈国庆,一个是付娅,两人说着话,忽然爬上自己的摊子,伸手去摘绿化芒上吊着的芒果。

  两人身手都不太灵敏了,站在摊子上摇摇晃晃的,最终还是分别摘下了两个芒果,放在水果摊子上卖。

  沈国庆已经老了,他满面丘壑,付娅却不过和她一般年纪,却像老了一辈。

  何亭亭忽然明白,祖国在腾飞时,馈赠给了勤劳和有拼劲的人大量的财富,也拿走了懒惰的人的机遇。

  她扭头看向开车的刘君酌,“君酌哥,当年你年纪那么小就敢出去拼,可真聪明。”

  “那可不是。”刘君酌喜滋滋的,正好停下车子,便伸手去握住了何亭亭的手。